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玄机图 > 交工乐队 >

一首家诗走天下 日久他乡即故乡(组图)

归档日期:05-04       文本归类:交工乐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百家姓是传统宗族社会的重要记录,虽然现在宗族观念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烈,但姓氏符号依然意义重大。每个人都有一个姓氏,每个姓氏都有一段“古”。

  根据中山市公安局最近一次统计,中山共有719个姓氏,排名前十的姓氏和人口依次为:梁姓163706人,黄姓125595人,陈姓113174人,吴姓93507人,李姓87226人,林姓58411人,何姓56746人,刘姓44037人,冯姓41586人,张姓35670人。

  中山的这些姓氏有何来历,背后又有什么样的威水史?本报记者采访中山市社科界专家,走访聚居地宗祠及后人,为您挖掘中山姓氏背后的故事。

  黄姓在中山有12万之众,是中山第二大姓,主要集中在西区长洲、三乡雍陌、沙溪塔园、大涌青岗、张家边等地。文献记载显示,中山黄氏可考的来源共有8族,迁出地有福建、新会、广州、南海、韶关等多处,但无论从哪里来到中山,天下黄姓自认是一家,都是江夏黄氏的传人。在中山,黄姓又以西区长洲、后山一带最多,位于长洲村的黄氏大宗祠也是众多祠堂中最具规模的一处。

  坐在西区长洲村有400多年历史的黄氏大宗祠院中,沐浴着冬日和煦的阳光,听祠堂管理员黄灼文和84岁的黄焯根老人讲述中山黄氏家族的历史,仿佛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这个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祠堂占地有1600平方米,在珠三角同类建筑中也算是规模宏大的一间。祠堂中的匾额、楹联、石雕、院落两侧的两面蚝壳墙均来历不凡。

  中堂两侧墙壁挂着的16幅2米高的巨幅连环画,描绘的是从公元前201年黄氏以封国为姓,西汉时被汉高祖封郡于江夏(今湖北武汉),形成江夏黄氏,随后南迁至粤,并在长洲开村,直至清道光年间的2000余年的发展历史。

  黄灼文说,这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根据家谱和相关文献整理出来的,而他最津津乐道的是开村“始祖”敬斋公落户长洲的故事。

  据记载,南宋景定三年(公元1262年),进士出身、籍贯在新会杜阮村的黄献(字文宪,号敬斋)被理宗皇帝加晋为一品钦差出使安南(今越南),代表朝廷加封安南王之父陈日暄。回来时却遇到台风,船被风吹,偏离了航向以致流落在外多年,后来路过香山,黄献见长洲一带环境宜人,考虑到朝廷腐败,大权旁落,便生隐退之心,于是在长洲定居。崖门海战后南宋被元朝灭亡,黄献更加不敢返回新会,直到晚年见时局已定才返回杜阮老家,而其次子则一直在长洲居住,并成为长洲黄姓人的先祖。

  策马登程出异疆,任从到处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荐祖宗香,但愿苍天垂庇佑,三七男儿永炽昌。

  在祠堂居中位置的屏风前,有一块小屏风上刻有一首被称为是江夏黄氏“传家诗”的诗词,这首诗的来历也有一段故事。黄灼文说,对于江夏黄氏来说,这首诗更像是家族密码。

  相传北宋时期,进士出身的黄峭(字峭山)被宋太祖先后封为江夏太守和工部尚书,娶有三位夫人,各生了七个儿子,一共是二十一子。

  儿孙满堂的黄峭晚年时开始担心子孙久居京城只知享福,不思进取,当时又碰到北方辽兵入侵,中原一带也不太平。于是他召集儿孙,叫他们南下发展,为了勉诫儿孙也为了后代相认,黄峭亲自写了一首传家诗,诗曰:“策马登程出异疆,任从到处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荐祖宗香,但愿苍天垂庇佑,三七男儿永炽昌。”

  黄峭分家遣子南迁为黄姓人口在广东、江西、福建等地繁衍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传说黄姓人氏相遇只要能到背出这首诗,便知是江夏黄氏后人,即便是陌生人也会分外亲切,外乡人则会受到十分热情的接待。

  “这还真不是传说,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亲身经历。”黄灼文说,他年轻时曾到过广西,有一次走了很长一段路,饥渴难耐便到附近村中一户人家讨水喝,几句寒暄后才知道大家都姓黄。“主人家就问我知不知道传家诗,我就随口背了几句,他们就更客气了。”黄灼文说,当晚还被当作一家人留下来吃晚饭,“我们村里的人到新会去,讲出这首诗来也经常被请吃饭。”黄灼文说,这首诗主要是靠父母口口相传,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太熟悉了,各地的诗文上也有差别,但意思都差不多,“其实都不用全部背下来,只要会一两句,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人很孝顺,还记得祖宗。”

  长洲黄氏历来重视教育,“武纬文经计二十四世相传科第蝉联登月府”这副祠堂中的上联也显示了黄氏在人才培养上的成就。1873年,黄虞臣等乡绅在长洲创建了烟洲书院,初期实行黄姓子弟免费入学。一百多年来,烟洲书院培养了曾经参与我国第一颗研究工作的航天专家黄自强等一大批杰出人才。

  长洲村志记载,明清时期长洲黄姓共有5位进士(其中三位是武进士),12位举人(其中4位是武举人)。此外,还有众多专家学者、仁人志士,有一些还是一家数代都是名垂青史的名人,其中最有名的是黄绍昌一家。

  黄绍昌:清末举人,出身书香之家,擅长诗赋。曾在同治十三年(1874年)举办的小榄第二届菊花会诗赛上,赋诗五首,均登榜首,被称为“菊花状元”。后曾主持广雅书院史学分校,一生著述颇丰。

  黄冷观:黄绍昌之子,清末最后一科秀才,曾担任烟洲学校校长,后加入同盟会,在石岐主办《香山旬报》(后改为《岐江日报》)。

  黄苗子:黄冷观之子,妻子郁风是著名文学家郁达夫的侄女,夫妻两人是我国著名的书法家、漫画艺术家。

  清末民初长洲村迎来了第一次人口大融合,一方面黄姓族人外迁,甚至转向海外谋生;另一方面,很多外地人也开始在这里聚集,长洲人口更加繁盛,黄姓比例则开始下降。

  而祠堂在福荫子孙繁衍的同时,也见证了乡人的苦难与抗争。据长洲村志记载,1940年3月到1945年8月的沦陷期间,长洲涌现出为民族解放捐躯的黄中坚、黄伟畴等15位革命烈士。作为重要的抗日据点,黄氏大宗祠还被定为“中山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祠堂里至今还有当年日本人留下的弹孔。”黄灼文虽然没有亲身经历那段历史,但也听老人讲过很多关于扫荡、饥荒和瘟疫等惨绝人寰的遭遇,还有一些与日伪做斗争的故事。

  中山沦陷后,日寇利用汉奸在长洲建立了“维持会”,会长黄旨腴为日伪卖命且气焰嚣张,长洲地下党决定为民除害。在一个夏夜的晚上,三名地下党员假意到黄旨腴家汇报情况,待其从睡梦中开门后就将其击毙。

  日寇经常到村中抓人,地下党员则在群众掩护下与敌人“捉迷藏”。烈士黄伟畴家是游击队的秘密联络点,有一次碰到日寇搜查,为掩护家中的游击队员,黄伟畴的母亲杨振辉机智地把猪舍里的一群猪赶入家中,并在厅里撒满番薯藤叶,自己则若无其事地在家中捡薯叶,日寇见状一走而过。还有一次,日寇逐屋搜查,杨振辉知道阁楼上藏有,于是将便桶加满粪便,打开桶盖放在楼梯口,两个日军进来闻到臭气熏天,便捂着鼻子看了一眼就走开了。

  黄灼文还与村里的其他几位历史“发烧友”自发组成一个兴趣小组,平时工作之余就收集长洲村的历史资料。谈起村里历史文化,三人都信手拈来,如数家珍,黄氏大宗祠院的一间小房子就是他们平时“办公”的地方,一台旧台式电脑就是他们的“电子化”工具。

  由于历史原因,长洲村族谱现在已经失传,很多族谱只能通过每家每户口口相传或家庭记载。现在,这个三人组合,正通过一点一滴收集散落在民间的资料,准备重新编写长洲村的族谱。记者在黄氏大宗祠院的这间小房子里面见到了其他两名发烧友。

  黄智是其中一名发烧友,也是长洲村黄氏第二十二代传人,今年三十三岁,他是一名房地产评估师,由于爱好历史文化,他与几位爱好者一起,几乎走遍了中山所有古迹和宗祠。

  另一名爱好者黄伟强在收集资料编撰族谱的同时,对宗祠中一幅连环画上记载的某一代祖先早逝无后提出了质疑,“他并不是无后,五代、六代都有记载存在,一直到了第八代,这个一定要改过来。”黄伟强笑称他要为祖先平反。

  对于这种看似毫无回报的研究,三位发烧友都认为很有意义。“很多海外乡亲回到这里寻根问祖,我都能帮忙找到他们的根。”黄灼文说,每当这时他就很有成就感。

  黄伟强也说出了他们研究中遇到的障碍,由于只是民间组织,能获得的支持有限,也有一些人不理解。他说曾经看到一户人家有比较全面的族谱,但出于各种原因,这家人并不愿意提供,甚至拍照都不行,他希望黄姓族人都能支持他们的研究。

本文链接:http://adiovisual.com/jiaogongledui/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