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玄机图 > 交工乐队 >

回家上坟母亲给我6000块钱我眼眶湿了…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交工乐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实际上,并不一定是佳节才想起故乡,反而是遇到难处了,悲伤与痛苦无处安放,终于想起故乡,想起年迈的至亲,而什么时候,我可以衣锦还乡呢?

  南边是棋局似的田地,生长着芊绵的杂草,纠缠着流水似的光阴。北面是花园,一年四季花开不败,常青树叶子深稠,枝上凝翠。

  凌晨起来去进货。细雨如酥时,呆在屋里翻翻书。心烦意乱时,就去花园或大街上旁若无人地慢跑,入目皆是陌生的面孔,你就当他们是城市里漂浮不定的尘埃。

  呆在这里十多年了,都说日久他乡似故乡,而你却没有这样的想法,暮霭沉沉时,你时常面对着不远处的擎天高楼,从那一束束灯光里,翻阅着这个城市在小寒料峭里透出的温暖,偶尔这温暖的光也会投射在你单薄羸弱的肌体之上,但这是短暂的,倏忽即逝的。

  接着你便会沉浸在暗无天日的悲凉之中,不能自拔。你曾经呆过的故乡小城,如明晃晃的钢刀,刺得你遍体鳞伤。

  你的诚实与善良换回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而你面对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还要装得人面桃花,这其中刻骨的悲凉你只有让它们遁隐在心灵的一角。

  这个时候,你会想起千里之外的故乡。老屋,衰柳,古杨,收尽春光的小院,芊芊莽莾的竹林,幽冥暌隔的父亲,华发苍颜的母亲……这个时候,你就告诉自己该回乡了。

  从你寄居的豫北省城,到那个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豫西南小城,你感觉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回到老家,你先去给父亲上坟,陪老父亲说说话,你每次回来都是这样。老家人都知道,你和老父亲的感情葳蕤繁茂,山高水长。

  那个时候手头紧,饔飧不继,实在是没钱给父亲看病,借钱时人们就像躲避瘟疫似的回避你,以至于父亲过早地驾鹤西去。

  如果搁现在,你一定会让父亲多活一两年,你记得很清楚,当父亲离世时,不光是你,还有乡亲们猛一下还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他们来送别父亲时,好多人都说,看着不像是要走的人,怎么就走了呢?

  年把子没回来,你发现父亲的身边又添了几座新坟,挤挤挨挨地依偎在老人家身边。

  你说:“爹,不孝子看您来了,儿子未能遵从您老的遗愿,呆在家里陪着已是老景衰病之秋的母亲,像一朵流云漂浮在省城,儿子对不起您,儿子实在是没办法,能安家的故乡养不了家,能养家的地方又安不了家,儿子实在是没办法呀……”说着说着你突然一下子泪流满面。

  擦干眼泪,你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腿像海绵一样有些软,你薅了薅父亲坟头的杂草。临了,又拍了拍裤管上的浮土,淌过凹凸不平,荒草丛生的小径,往家里走去。

  小径的尽头是一棵落光叶子的歪脖枣树,树身裂纹很深,像是绳索缠匝,又像是沟渠排列。抑郁的枝丫背景似的挂着,枝柯间一只黑身黄脖的鸟儿,在叽叽咕咕地叫着。

  这时它似乎发现了什么,竟然不惧你,一个笨拙的俯冲下来了,你擦过枣树踅向北去。

  你回转身又乜斜了一眼鸟儿,鸟儿警惕似的也回望了你一眼,大概发现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会伤害它。扭过头开始啄草地上遗落的米粒儿。你也扭过头去,自嘲似地笑了笑,自言自语说:“人好了,不光是人不惧,连鸟儿都不怕吆。

  你回到家里,门楼铁门紧闭,上着锁。门老了,锁锈了,门楼南边的葡萄藤蔓也想入非非了,像红杏似的出墙了,拽住行人的衣襟了。

  这时母亲听说你回来了,突突突地迈着步子,赶紧去开门。你喊了一声妈,母亲顿时把漫长难挨的孤独都一饮而尽,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坐在花木芊绵的庭院里,她老人家拉着你的手,把你上上下下打量个遍,说:“儿子,你瘦了……”说完,眼里一下子潮润润的,可就是没让眼泪滴下来。

  过了一会儿,母亲接着说:“儿子,妈知道你最近遇到了难处,日子过得艰难,无论身处何地何境,都要记着我的话,人是三节草,不知哪节好?人活一辈子,幸福和不幸如同这三节草总是一段一段,走过了不幸,剩下的就是幸福了……”

  听完母亲的话,你突然一下子羞愧难当。你在异乡鲜花着锦时,总是忘记把日子里的光鲜亮丽给母亲分享。

  而只有遇到了窘境,触碰到了悲凉,才想起母亲,让母亲替你分担。这时候,母亲是引路人、加油站。母亲为儿女付出了十分,我们何曾为她们付出过一分?

  不知不觉,已是柳重烟深的薄暮时分。村子里炊烟如藤蔓一般袅袅升起来。隐隐犬吠和咯咯鸡鸣似微澜浮在你的心海。草草吃过晚饭,你和母亲合衣躺在床上,灭了灯,开始呱嗒瞎话。

  不一会儿,母亲睡着了,而你毫无睡意。你记得很清楚,自从考到城里的初中寄宿,故土离你越来越远。

  你和母亲已经近三十年没有同榻而眠了,今晚你睡在了母亲的脚头。你摸了摸母亲的脚,有些割手。

  你还记得那年年关,父亲的战友从远方来,提溜了一块肉,母亲把它做成了红烧肉,预备着年下吃。

  一天趁着屋里没人,你和姐姐望着红烧肉,眼里发出绿光,口水流下三千尺。终于按捺不住,如汤泼瑞雪一扫而光。你和姐姐闯了祸,怕挨打,钻到了村头的麦秸垛里不敢出来。

  母亲找不到你俩,心急火燎。发动村子二十多个人举着火把到处找。找到你俩天已经麻麻亮了。你想着母亲一定会大发雷霆,谁知母亲拉着你和姐姐的手,淡淡一笑,说:“孩子,这么冷的天,没冻着吧。”

  第二天早上,你告别母亲要去省城,母亲从衣兜里掏出6000块钱递给你。你说:“妈,我不能要你的钱。”

  母亲说:“傻孩子拿着吧,这都是平时你给我的,娘一直攒着,没舍得花,娘知道你早晚用得着。儿呀,你记着娘的话,那些坑人的人,早晚要被人所坑,只要你不倒,别人休想打得垮你……”

  走在村后的田野里,你一下子豁然开朗,热情地和乡亲们寒暄。乡亲们正把苗棚里绿油油的大白菜苗儿往大田里移植。

  你突然发现,自己不就是一颗菜苗儿,在故乡的土壤里扎根、发芽,然后被移植在了异乡。

  无论你走到哪里,你的根须上仍粘连有故乡的泥土,你的周身都散发着故乡的味道,你的血管里都流淌着故乡的血液。故乡才是你的来路与归途……

  魏俊朝,网名布衣之恋,河南新野人,河南报告文学作家协会会员。奔流文学院第七届作家研修班结业。在《光明日报》《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人民网》《南阳日报》《南阳晚报》《汉桑古韵》《花洲文学》等发表散文(诗)、新闻作品近千篇,获奖二十多次,其中《怀念老家》获“南水北调精神与文化”全国征文二等奖。

本文链接:http://adiovisual.com/jiaogongledui/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