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交工乐队 >

精彩推荐

归档日期:07-10       文本归类:交工乐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三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唱天地、唱神明、唱生命、唱爱情《诗经》里的那一条河,顺流而下,一直唱到今天。

  沿黄河出发,从源头无人区到入海口,跨越七十万平方公里音乐纪录电影《大河唱》记录了一位探寻用中国人自己的方式歌唱当下的音乐人苏阳,和四位固守土地的民间艺人。影片将于6月18日全国上映。

  影片沿着当代音乐人苏阳的轨迹,深入记录了影响他的四种民间艺术,和四个有代表性的民间艺人说书人刘世凯、民营秦腔剧团团长张进来、花儿歌手马风山、百年皮影班班主魏宗富,描绘了艺术在民间的状态,和那些固守在土地上生活并歌唱着的人。

  年过六旬的说书人刘世凯,靠不烂之舌把古今故事唱得犹在眼前;民营秦腔剧团团长张进来,台上嘶吼着悲欢离合,台下艰难维系着热爱的剧团;从小痴迷“花儿”却被人嘲笑“不正经”的马风山,只有在唱歌时离烦恼最远;肩负皮影世家使命的老农魏宗富,面对“艺人死光,皮影灭亡”的光景也不知所措

  不是大河在唱,是生活在唱。我们的土地,黄河的源头,是音乐冲开束缚生长出来的地方。《大河唱》唱的不仅是民间的音乐,还是生而为人的力量大地上有一群人如此用心用力地活着,硬是把日子过出滋味,在尘埃里看到了光亮。

  《大河唱》脱胎于苏阳的“黄河今流”艺术计划,他希望扩展舞台,借助音乐以外的其他艺术形式,探索“断流”之后的流淌,是为“今流”。这位从黄河边出走的民族摇滚音乐人,一直致力于将民间与现代嫁接,用“中国人自己表达的方式”歌唱今天的生活。

  “世界上好听的音乐、好看的艺术都有一个共性,一定是传统或者是现代,所有的传统都曾经是现代的,所有现代的都会成为过去。人的未来一定在于过去,不扎根于你所在的土地,不可能真正拥有未来。” 苏阳的歌里有我,有你,有今日中国,在他背后,曾经影响过他和我们的“说书、秦腔、花儿、皮影”也有自己的新生。

  影片由制作了《我在故宫修文物》《喜马拉雅天梯》等“爆款”纪录片的清华大学清影工作室操刀。历时三年,年轻的团队将摄影机架到最远的河边,埋进偏僻的土地里,采用“田野记录”的方式,与被拍摄对象同吃同行同劳作,像种地一样“耕作”了1600多小时的生活影像,每一帧都带着泥土的气息,将西北的苍茫与凛冽拍出了独具张力的视觉美感。人与神,自然与土地,传承与消亡,城市与乡村没有激烈的冲突,只是真实的记录,每个人在自己的生活处境里矛盾着、坚守着、肩负着、歌唱着,还原生命本真的模样。

  住在黄河边的这些人,喝惯了黄汤,吃惯了风沙,千百年来不变的主题是活着。苏阳比他们走得要远一点,他还想让黄河水流到大海的另一端。“我生活的地方就那么大,它是土地的一小部分。我们说好了这小部分的事,可以让全世界去听这样的歌。”

  《大河唱》已陆续在兰州、银川、西安、成都、济南、北京等地进行点映,掀起土地与音乐的浪潮。苏阳还亲自出现,与观众集体大合唱他的经典曲目《贤良》,影院比在音乐会现场还要嗨。

  黄河在今天,不管她枯竭或者再生,我们都是这河里的一滴水,也是奔腾的流沙,被时代裹挟,随巨流向前。为何当我们看似很近,故乡却越退越远?

  有人说:“如果你病了,就回到出生的地方,喝一碗汤,就好了。” 《大河唱》是急流中的安魂曲,银幕上的归乡路,带你到源头找寻答案与营养。

  那些死了都要唱的人啊,他们仍然在故乡,守着流离失所的我们终于决定要遗忘的东西。The River In Me,《大河唱》,6月18日全国公映,邀你看看来时的路,听听尘埃里的长歌,和故乡一起摇滚!

本文链接:http://adiovisual.com/jiaogongledui/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