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吉田美和 >

Day150「在《小偷家族》安藤樱那段哭戏之前」「沉睡的森林」「走

归档日期:07-28       文本归类:吉田美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Day150「在《小偷家族》安藤樱那段哭戏之前」「沉睡的森林」「走向平庸的四个特征」

  昨天重新看了几遍《小偷家族》结尾,安藤樱的那段哭戏,就是凯特·布兰切特说“如果今后谁展现出了这样的表演,毫无疑问就是在模仿安藤樱”的那段哭戏。这段哭戏是一段将近3分钟的长镜头(唯一的镜头切换另有深意),由安藤樱饰演的信代和池胁千鹤饰演的审讯官(警察)宫部希衣对话构成。

  信代始终相信,自己比玲玲的亲生母亲更像是母亲,也相信在玲玲眼中,自己是真正的“妈妈”,所谓“血缘决定一切什么”的,是她(整个小偷家族)想要向社会大声质问的道理。她的表情虽然无奈,但仍然坚信着自己的道理,抱有自己被玲玲(社会)承认的希望。

  紧接着,出现了这段镜头里唯一的镜头切换:面对信代的质问,审讯官几乎毫不思索地说出“但是不生孩子就当不了母亲啊”的回答,一幅理直气壮的样子。

  这不是她的问题,换做是谁都会这样理所当然地认为,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带着这样的有色眼镜和傲慢的面孔,去看待他们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镜头切换到池胁千鹤的意义,要让观众切实地感受到这样的眼光,要让观众照一面镜子。

  审讯官:我明白你不能生所以很痛苦吧。羡慕别人吗?所以才去诱拐别人的孩子吗?

  审讯官:我明白你不能生所以很痛苦吧。羡慕别人吗?所以才去诱拐别人的孩子吗?

  看似轻松的语气,仿佛是刀子一样扎在信代的身上。此时,这几句话并非出自审讯官一人之口,而是出自每一位以这样视角望向信代的普通人之口。

  安藤樱在这里展现了一个典型“安藤樱式”的表情:似哭非哭,苦笑不得。无奈,无助,认为对方可笑至极,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对啊,你们说的都对,但是你们又怎么会懂。你们想要让我怎么样。怎么样都好,随你们吧。

  信代的那句话不过是自己无谓的抵抗辩解罢了,审讯官看似不经意的一问,却是信代无法面对的沉重现实,为自己一切美好幻想的死去盖棺定论。

  听到这句问话的信代,先是睁大了双眼,想要努力思索合适的答案,很快便深吸一口气,用手捂住双眼,开始努力遏制自己的眼泪。

  东野圭吾“新参者”系列的SP电影,阿部宽饰演的加贺一郎比福山雅治饰演的伽利略各有风格特色,一个是稳健缜密走访内幕的正直警探,一个天马行空完成天才推理的大学教授,两个人都很好地演绎出正义侦探的形象。不过既然如此,让加贺一郎有情感戏可以算是本片的败笔了——哪怕对方是石原里美也不可以!案件本身并不复杂,算是东野圭吾的正常作品,重要的不是案件本身而是发现案件背后人们的关系以及各自的故事,犯案者的心路历程(或者社会问题)是真正值得思考的东西。作为电影而言,带有日本推理电影的古典风格,支线有些支离破碎,前后案件衔接得不够紧密,全靠人物支撑起来。

  一、没目标,只混日子。没方向,不规划人生,瞎折腾。浪费时间,只玩游戏等。

  二、不独立自主,老是依赖别人(可以相信别人,但不可以指望别人),不学习不吸收信息,没主见,被动的活着。

本文链接:http://adiovisual.com/jitianmeihe/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