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玄机图 > 李进才 >

李安泰:守望乡土文化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李进才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青县运河边的一栋小院里,有这样一位老人,他舞刀弄墨、谈剑说兵、操琴雅乐、耕读怡情,但说到最爱,还是这些年魂牵梦萦的乡土文化。早在上世纪70年代,他就开始对散落在民间的文化遗产进行零星整理;从2000年开始,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和责任心让他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他叫李安泰。在他的走访、梳理下,一个个湮灭在历史烟云中的人物、事件逐渐清晰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不为人知的是,为了这些,他付出了太多的艰辛。特殊经历

  1959年,为了照顾重病的母亲,还有半年就高中毕业的李安泰,选择放弃学业,挑起家庭重担。如今,他的同学多是专家、教授。这让曾经学业优秀的他有些后悔的同时,也有些许欣慰:为了母亲,怎么做都是应该的。况且,如果不是这段特殊的经历,他也不会从书本走向千里沃野,让这片充满生机和野趣的天地唤醒自己的文化意识,从而在乡土文化历史研究的道路上开疆辟地。

  1971年,县政府组织开挖“八团”渠,因为李安泰文化水平高,让他当了资料员,负责宣传工作。那时他天天奔走在工地上,四处搜罗素材,写了不少快板儿、顺口溜儿等进行广播,宣传身边的感人事迹和先进典型。挖渠的人来自四面八方,走访过程中,李安泰还了解到不少乡间趣闻。也就从那时开始,他对各地的民风民情产生了兴趣,认识到“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他开始零零星星地在各种纸片上记下一些自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并保存下来。但是,“当时上有老下有小,日子非常难过,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只能四处奔波挣钱。根本就没时间和精力去考虑挖掘历史文化的事。”李安泰回忆。

  2000年,李安泰在写作《青县工商联的建立和发展》一文时忽然意识到,有些知情人已年近古稀,再不抓紧时间整理乡土文化,有些东西恐怕就永远湮灭了。于是,深植于李安泰心底的文化意识被唤醒了,他开始了一种独特的行走。有人说,他这是文化的苦旅,是名副其实的历史守望者,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他心里最清楚。绮丽运河

  李安泰收集整理了好几本有关大运河的资料。其中,有剪报,也有他一路走来寻访到的各种线索材料,内容形式丰富多样,有摘录、文字、图画、照片……他说:“大运河从青县穿过,如果没有运河,青县就是一座缺乏历史感和生命厚度的小县城。”

  家就在运河边不远处,耕读之余,骑上辆自行车沿着运河随走随停、随访随记。不知不觉间,运河的旖旎风光、乡俗野趣就这样捕捉进他的镜头里、画笔中。文昌阁、周公祠、李日茂碑、峭帆亭……这些散落在青县段运河沿岸的历史遗存,在他的努力下,渐渐地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2007年底,沧县运河号子被列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看到报道后,李安泰想,青县有不少码头,当年都相当繁荣,青县的船工号子传达的是什么?在一位朋友的指点下,他骑自行车跑到了鲍嘴村。寻访之路并不顺畅,但既然决定走这一条路,再孤独也要走下去。他见到了当年80岁的许树林、75岁的刘德占、78岁的刘德昌。粗犷苍凉的船工号子从三位老人颤巍巍地吟唱中流泻而出,复苏了老人们当年在运河上拉纤时的记忆。李安泰坐在老人对面,手里拿着录音机,把老人们的声音都录了下来。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草草地吃过饭,他就开始整理文字材料。待家人睡下后,他把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打开录音机,一遍一遍地放,一句一句地记录唱词。“拿不准的地方,我就反复听,一点点地推敲,有时不知不觉天就亮了。”李安泰说。

  除了鲍嘴村,李安泰还跑了好多村,为的就是抢救这些文化遗产。为了尽可能地保留原貌,他还将一些唱词用简谱记录下来。拨云见日还原历史人物的本来面目

  李进才原籍司马庄,是北洋重臣之一,曾任直隶大名镇总兵,民国成立后补授陆军中将。他曾将俸银赈济灾民,百姓赠其感德匾、万民伞。1915年,袁世凯称帝,任命他为拱卫军总司令,遭断然拒绝。1934年7月病故于青县。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青县,不要说普通人对他所知无几,就是他的后代子孙也语焉不详。李安泰决心将他的来龙去脉弄个水落石出,还原一个真实的李进才。

  “要弄清李进才,一方面要从历史记载入手,另一方面要了解同李进才有历史渊源并健在的人物。”他前后几十次自费到北京、天津、南京、石家庄、沧州等地的图书馆、档案馆查找资料。第一次去北大图书馆时,他一下子懵了,高高低低的架子上全是书,他都不知道怎么查。多亏工作人员指引,他才找到了有关李进才的资料。中午,图书馆要闭馆,他舍不得走,就坐在图书馆的休息室里,一边赶紧抄写好不容易找到的资料,一边啃两口自带的干粮,实在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觉。

  这些年来,类似的艰辛处何止一二?最后,他都通过自己的智慧化解了。智慧来自哪里?来自他对家乡文化的那份感情。

  后来,李安泰听说李进才的管家曹克明的儿子住在司马庄,马上赶了过去。老人已经90多岁了,耳聋眼花。李安泰喊得口干舌燥,最终捕捉到了一些线索。等他准备第二次再去的时候,老人已经不在了。“当时特别懊恼,真希望时间能够倒流。”

  为了这个神秘的老乡,李安泰耗费了极大的心血。令他欣慰的是,《李进才年表》终于在他笔下诞生了。

  但他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歇。他把全部精力和兴趣几乎都放在了乡土文化的搜集整理上。每天一睁眼,就像陀螺一般转个不停。有人问他费这么大劲干这些有啥用?他说,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干,不干,只会眼睁睁地看着祖先留下的好玩意失传,看着可惜……(周红红、杨金丽、王东)

本文链接:http://adiovisual.com/lijincai/337.html